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丹霞文化 >> 丹霞美文 >> 

雄古丹霞

发布日期:2013-09-17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雄古丹霞

  从古至今,丹霞山,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吟赞和赋颂过。到了二十一世纪的现在,要写丹霞山,真是很难找些异样的感受。好在与丹霞山特别有缘。在多次的游历中,总觉得,丹霞山是个很男性的地方。可能是山体横直、山色赤褐的视觉所致吧。丹霞山,尽管有媚姿酣睡的“玉女拦江”、有款款结伴的“姐妹峰”。但这只是男人堆里的一种点缀。觉得“她们”只是在此暂歇或经过。仰俯此间,阳刚充盈,阴柔略衬。这种感受渐渐形成在脑海里。每当去丹霞山,就好象是去“男人国”似的。踏入此间,似乎能听到从雄耸、硬实的山岩中吟出“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之类的词句来,心绪不禁张扩着高亢。赤褐的坦顶、陡壁,就象无数劳作、运动中的男人,裸露着壮实的胸膛和躯体,并散发出阵阵男人身上的气味。群立的巨岩、直峰,仿若兵将们穿甲持戟,列队成阵,弥漫着古战场的硝烟。

  春天来到了粤北,草木、青苔在疯长。大地也随之丰满、厚重了。尽管还残留着旧冬枯萧的痕迹,但绿色正涂染着视野。 

  就象天底下的男人都会有柔情一样。在深春的浸润下,春季里的丹霞山,绿色散布、拥簇在棱角分明的褐体上,就像健壮的男子,披上了飘逸的青衫,或挥舞长剑,或持笔著文,欲将豪情挥洒于雄霸一方的寥廓。有这么一天,天湛蓝湛蓝的。远处,一抹长长的薄云正象疾翔的飞鸟、而头上的柔云,尤如凝固的炊烟。使人恍惚一时在天上、一时在画中。这种毫无主题的倒挂图案,倒像金庸武侠小说中高古的背景。环视周围,绿浪接天,且寂静无声。不知不觉走到了通往阴元石的曲径上。径边隐隐传来了久违的蛙声。声音来自附近的小池塘,此起彼落,颇为震耳,不禁使人驻步留连。四周长着成片的树林,有枫树、桂树、杉树、松树和樟树等。林内绿意浓厚,枝干舒展交错。一阵山风吹来,它们在整齐地舞动着一招一式。径旁的小树与细藤缠绕在一起,肆意编织、拨划着春趣,正等待着侠客前来歇息。

  在千禧年的零时。别传寺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这里正举行祭祀天地的仪式。随着巨钟的轰鸣,传出了僧人独有的偈调,在夜间的丹霞山回荡,别有一番古韵。这偈调,据介绍,是用于供诸天、传三界的。当然不同于时下的流行歌曲,倒像民歌与京剧的结合。此时,夜间的山道上移动着人海。千禧的期望、日出的魅力,催促着来自四面八方、期盼如愿的人们。日出时分,登顶翘首,红光普照,欢呼的声浪远及天边。

  改革开放以后,深藏在丹霞山中、可能古人还没见过的阳元山,也大大方方地裸露在好奇的今人面前。有这么一天上午,在这个“祖根”前,有两位来自香港的老年妇女曾有这样的对话。“哎呀,好似嗬。”“什么好似啊?”“都做了亚婆啦,仲唔认。”“哈。。。。。。”。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可能就是这里是不用讲解的景点了,尽管如此,游客也不会责怪。因为,如讲解分寸掌握不好,反倒画蛇添足,说多了低俗,讲少了疑惑,不如沉默是金为佳。有位游客逗趣地说,如生理老师对生殖方面的知识羞以启齿的话,干脆把学生叫到这里来,就可一目了然了。 

  殊不知,韶关有竖起的阳元山,还有躺着的阳元形;当你在飞机上俯看着韶关地形或端视着韶关地图时,会不禁地发现,市区中心的两边,浈、武两江顺流而下,汇合成北江,三江的自然河道分隔,使市区中心成为了纵向南北的狭长地带,纵观三江六岸,也就是天设地造的阳元地形。如此说来,韶关是一处阳气十足的地方。再换个角度来看,更象汉字中的“鼎”字。“鼎”的上部的“目”两旁为浈、武两江 ,“目”的下部为北江,该字从上到下的空隙正好是三江六岸的形状,相当象形。“鼎”,其义为安泰强盛、举贤护能。 

  夕阳西沉,拾阶而归,不觉夜色一片,前路蒙胧。这时不禁有个设想:要是此时丹霞山的上空配以彩灯光饰,那么,夜间的丹霞山,定会是个光怪陆离、璀灿无比、动感十足的奇妙世界。人们可以带着幻觉,上到丹霞山主峰,遥望东方,看看对面山峰的济公和尚是否还头戴僧帽,酣醉而坐;再往西看,远方端放的一只巨大的茶壶,是否提起了壶耳,向着游客泻出一道茗液;或许,晚间的玉女已起身不再拦江,而是轻轻地在浣洗着她的长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