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专题栏目 >> 地质公园专栏 >> 科普园地 >> 

一生痴情为“丹霞” ──记著名丹霞地貌学家黄进教授

发布日期:2013-09-17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一生痴情为“丹霞” ──记著名丹霞地貌学家黄进教授
中山大学校报(新)第44期(2003年6月26日出版)

 

  今年第2期《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刊登了题为《山崖为什么这样美──记黄进和他的丹霞梦》的文章。老实说,我们刚到地理学院,对黄进教授不太熟悉。只见过两次面,都是身着蓝色中山服,脚穿绿色解放鞋,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位常年在野外工作的科学家。的确,这位貌似平凡鬓发花白的老人,就是我国著名的丹霞地貌学家。
  黄进教授75年前出生于广东省丰顺县。风雨如晦的战乱岁月里,他有着极其坎坷的童年,然而正是这段磨难炼就了他坚毅的性格和不怕吃苦的精神。1948年,黄进教授第一次看到“色如渥丹,灿若明霞”的红色山崖。从此,怀着对这种红土地的痴迷,更重要的是为国争光、为地方谋利的壮志,便和这些美丽的红色山崖结下了几十载的不解之缘。


“当代徐霞客”

  丹霞地貌是由中国地学专家发现并命名的地貌形态,是在中国土生土长的一种地貌现象。国外地理学者只是笼统地将其归为红色砂岩地貌的一种,并没有把这种美丽独特的地形分出来研究。黄进教授立志要使“丹霞地貌”成为国际学术界通用的名词。“因为这不仅是学术界的进步,更体现了中国地理学者的学术成就,进而升格成为我们国家的光荣。”他如是说。
  1952年,黄进教授毕业于中山大学地理系,从此便开始了对丹霞地貌的研究。凭着对丹霞地貌的热爱和作为中国地理学人的学术责任感,他走遍神州大地,系统详尽地考察了全国95%以上的丹霞地貌。岁月如轮,一路艰辛,这一走就走了几十年。“只有亲眼看到了,我才能深入研究,才能在文章中表述出来,只听人说是靠不住的!”他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几十年来,为了研究每一种丹霞地貌,他深入边远山区,远赴塞北大漠,足迹遍及祖国各地的山山水水。全国有600多位县长了解他的研究工作,其中500多位和他交谈过。中国旅游地学研究会会长陈安泽先生盛赞他为“当代徐霞客”。中国地理学会地貌与第四纪专业委员会主任崔之久先生一提到他的名字就大声说“真了不起”。2003年第2期《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更以《山崖为什么这样美——记黄进和他的丹霞梦》为题介绍了黄进教授用毕生精力研究丹霞地貌的动人事迹。
  作为国内地理学界的知名学者、丹霞地貌研究领域的学术泰斗,黄进教授曾任中山大学地理学系的系主任、全国“丹霞地貌旅游开发研究会”理事长,还承担了几十年《地貌学》课程的教学任务,在全国著名学术刊物发表了80多篇包括丹霞地貌在内的学术论文,为丹霞地貌的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学术基础。在这期间,他还组织召开了5届丹霞地貌旅游开发学术讨论会,极大地推动了丹霞地貌的研究进程,使丹霞地貌的研究成为近年我国地貌学研究中最为活跃的一个领域。目前黄进教授正在潜心撰写《中国丹霞地貌》一书,该书将成为中国乃至全世界全面系统地论述丹霞地貌的专著。

经世济用无惧危险的奉献情怀

  丹霞地貌太美了,连绵的红色山岩,像是天边片片红霞降落人间。丹霞地貌地区山高谷深,山崖围闭,谷中林木郁葱,清泉长流,游人到此便有返朴归真之感。全国119个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有22个主要由丹霞地貌构成,可见丹霞地貌在风景旅游业中的地位。
  几十年来,在野外的考察过程中,黄进教授都会努力去寻找每处丹霞地貌的旅游价值,并毫无保留地向当地政府提出自己的建议。当他发现壮丽和典型的丹霞地貌,便会向国家建设部提交正式推荐信,于是,许多千百年来寂寥无名的红山崖成了国家级或地方级风景名胜区,喜爱自然风光、回归大自然的中外游客纷至沓来。道教文化发源地之一的甘肃省崆峒山就属于典型的丹霞地貌,但一直以来都没有被人发现。1990年夏,黄进教授到崆峒山考察便被它典型的丹霞景观所震撼,当即向国家建设部写信,建议将崆峒山建设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很快建议被采纳,旅游业现在已成为了崆峒山所在的平凉市的支柱产业。福建的冠豸山、桃源洞和浙江的江郎山借助他的考察报告也成功申报了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在黄进教授数十年的研究历程中,类似的事例可以说不胜枚举。
  辉煌成就的背后肯定是艰苦卓绝的付出。作为一个治学严谨的地理学家,黄进教授每年都要踏上野外考察的旅途。数十年的风雨历程,经历了无数的艰险和磨难。但是,当他看到很多丹霞地貌区在他的推荐下成为风景名胜区,丹霞地貌丰富的旅游价值得到开发利用,当地原本薄弱的经济得到发展,民众因而受益,生活水平提高,他就感到由衷的欣慰。他认为,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能通过自己的研究和文章来帮助地方谋利益、求发展已是他最大的欣慰,至于遇到的危险和困难,不足为外人道矣。

对青年学子寄予厚望

  黄进教授还十分关心年轻学者、青年学子的成长,并对他们寄以厚望。当谈到现在有些学生认为地理学是一个不景气的学科时,他很感慨。他说,地理学是其它学科的基础,为其它学科和社会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中山大学地理系从1929年成立以来,人才辈出,成就显著,与其它兄弟单位一起为地方经济和现代化建设做出了极大的贡献,而现在正在形成的数字地球系统更是以地理学为基础来建立的。地理学在现代社会具有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和地位,而且学院一直以来都把学科建设置于发展的首要位置,根据地理学的发展趋势以及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要求调整学科结构,在继续发挥原有基础学科优势和特点的同时增设新的应用性较强的专业和有关的研究单位(如城市规划专业)。学科群的优势可以为学生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拓宽学生的知识面。他希望学院的学生能够好好珍惜这样的学习环境,多学本领,为国为校争光。
  回顾自己所走过的路,黄进教授觉得现在很多年青人都有一种共性,就是比较浮躁。“当然,我们不否认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勇气是可嘉的,但其中也不乏急功近利者。其实,无论做学问还是做人,都应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才能取得成功。没有坚固的基石就建不起高楼大厦,目标也只会变成‘空中楼阁’。大学四年是为自己的人生打好基础的最重要时光。对自己的专业感兴趣的同学,要好好利用这四年的时间来学好专业知识,并不畏险阻地朝目标前进。对自己专业不感兴趣的同学,要意识到现在社会对人才的要求越来越全方位了,掌握多一点知识就为自己的成功多铺了一块基石。而且,大学期间学的大都是基础知识和分析方法,学科间虽然是有分界的,但基础知识和各学科的分析方法却是融会贯通的。不管学的是什么专业,都不用自暴自弃,而是要抓紧时间打好基础并学会学习和分析问题的方法,因为社会更看重的是你的个人能力,不是你的专业出身。而那些一味地追求‘热门’学科而忽略了自己的兴趣和能力所在的同学,我认为是对自己人生不负责任的表现,他们缺乏高瞻远瞩的目标和认识自我的能力,容易为眼前的蝇头小利所驱使而迷失方向,也很难把握住自己的奋斗目标和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这些语重心长的话正是黄进教授对我们这些后辈们的谆谆教导和殷切希望。
  红山崖为什么这样美?那是因为有像黄进教授这样的“丹霞迷”用自己的生命来亲手触摸它、装点它。朝阳初升,“丹霞”耀红了座座山崖。(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 徐琼华 孔令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