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专题栏目 >> 地质公园专栏 >> 地质论文 >> 

就丹霞地貌的发展浅论“岩石地貌学”的分类和命名

发布日期:2013-09-25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崔之久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系,中国 北京 100871)

 
提  要:丹霞地貌在中国分布广泛,它是在中国土生土长的分类和命名,而这种分类不论是从科学上还是从应用上,都是十分必要的。丹霞地貌学的发展形势在国内是超前的,在国际上也是少有的。但岩石地貌有以地名命名,有以地貌类型命名,这种命名原则都符合地貌学传统,都已被专业和非专业人士所接受。然而岩石地貌分类和命名各行其事是客观存在的,这带来某些混乱。如果能用一种共同的原则,使其系统化、标准化,则是岩石地貌学发展所需,它将使现有的各种岩石地貌名称归入同一系统。笔者认为可采取地名+地貌类型的“双重命名法”和“多重命名法解决”这一问题。
关键词:丹霞地貌,岩石地貌,分类,命名


1 丹霞地貌学的发展

    20世纪30年代,地质学家陈国达教授(现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在对广东仁化丹霞山及华南红层地貌作了大量研究之后,便以最具代表性的丹霞山命名了红层地貌的一个特殊类型——“丹霞地貌”。这一命名是岩石地貌学研究的一个创见,它虽然限指红色砂砾岩上发育的地貌类型,但却同时突出了它在岩石地貌学研究中的地位,唤起了地貌学家对它更多的注意。事实也确是如此,从那以后,尤其是80年代以来,丹霞地貌研究引起了地学界的广泛关注,也引起了旅游管理部门和有关风景区的很大兴趣。90年代初,以黄进教授为代表的研究者们发起成立的“丹霞地貌旅游开发研究会”,可以说是一个产研结合的学术、科普和开发性群众组织,这样的由不同学科的学者、政府官员、风景区管理人员甚至旅游企业家组成的研究组织在中国是少有的。它也是一个某种形式上把科研成果转变成生产力的融合组织,为中国地貌学的发展走出了一条新路——以开发养科研、促科研。因此,它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其中代表人物是中山大学已75岁高龄的黄进教授,他的足迹已踏遍了中国的东西南北,考察了450余处丹霞地貌,他对丹霞地貌研究事业的执著态度和奉献精神令人钦佩和敬仰,他的事迹不仅在地学界而且在很广泛的范围为人所知。他们卓有成效的工作加上各地学者的努力,在不到10年时间里,召开了6届讨论会,出版了6本论文集,发表了近200篇论文,这样一种发展形势在国内是超前的,在国际上也是少有的。我为他们的成就而感到高兴,也为在纪念丹霞地貌研究会成立十周年之前写这篇文章而感到高兴。

2 岩石地貌分类的问题

从地貌学分类上看,一直有“构造地貌”和“岩石地貌”两大类的划分。岩石地貌学中石灰岩、砂岩、砂砾岩、花岗岩、流纹岩、玄武岩以至黄土和杂色河湖相层皆有各自独特的属性和地貌造型。在许多地方,以地貌为主体的风景资源都已经或正在成为重要的旅游景区或景点。而丹霞地貌不但造型奇特——这也许是各类岩石地貌共有的——而它鲜明的红色则是其他各类地貌所没有的,也许这正是它受到人们普遍地关注而“鹤立鸡群”的原因。在国外如美国的犹他州、阿利桑那州也有类似的地貌,但没有特别的命名。红层和丹霞地貌在中国分布广泛,据黄进统计已超过500处,它是在中国土生土长的分类和命名,而这种分类不论是从科学上还是从应用上,都是十分必要的。所以中国成为“丹霞地貌”的诞生地是很自然的。
从分类和旅游开发的角度看,在国内与丹霞地貌并列的(但知名度和分布范围不及丹霞地貌)有张家界地貌和嶂石岩地貌,当然还有桂林和路南的石灰岩地貌(前者以山水和峰林、峰丛,后者以石林著称)以及云南元谋和西藏札达土林地貌等。显然,前三者和后二者的命名原则是不同的,虽然它们都是岩石地貌,但前者是以地名(丹霞地貌还有红色的内涵)命名,后者是以地貌类型命名。这种命名原则都符合地貌学传统,都已被专业和非专业人士所接受。然而这也确实带来某些混乱,作者也深感如果把它们统一起来,可能只具有学术意义,而不一定会被非专业人士所接受。但若假以时间,在实践中两部分人或两种习惯势力也可能会互相接近而趋于统一。
命名混乱表现在:如“丹霞地貌”是以地名命名,也赋予色彩的涵义。“嶂石岩地貌”也是以地名命名,多少也具有状似屏障之形态涵义。这是地名所赋予的有地貌意义的外延涵义。而“张家界地貌”,除地名以外就很难有其他涵义了。可见以上三者除对此已熟知的人以外,其他人从名称上看就不知是什么涵义了。如果要作更广泛的对外介绍就应该有系统、规范而明确的分类命名。又如,峰林、峰丛地貌发育在桂林地区(这是世界上发育最典型的,而且已经被国际同行接受的),但并无“桂林地貌”一词。而云南的石林,也多被称之为“路南石林”,而从未有“路南地貌”一词。 再如,“黄土丘陵”也是以岩石命名的地貌名词,而从未冠以任何地名。由上可见,岩石地貌分类和命名各行其事是客观存在的。如果能用一种共同的原则,使其系统化、标准化,则是岩石地貌学发展所需,它将使现有的各种岩石地貌名称归入同一系统。
当然,用地名划分和命名地貌类型早有先例,KARST就是无可怀疑的很好事例。我们仍可遵循这条路,但情况也已有所不同。当时在咨讯有限的条件下选择不多,影响一旦外传就容易被接受。而现在是“信息爆炸”时代,可选择的太多,而选择性则需要更多的理性。如何有利于我们“产品”传播,值得考虑,我仍认为最好是“双重命名”和“多重命名”进行岩石地貌分类。

3 岩石地貌的双重命名和三重命名

3.1 岩石地貌的双重命名
双重命名分类的方法是地名+地貌类型,如表1。
表1  岩石地貌的双重命名
地  名  地 貌 类 型 国外相应情况(包括三重命名)
丹霞  峰林地貌 犹他(砂砾岩)峰林地貌(美国)
张家界  石林(峰崖)地貌 勒那(灰岩)峰林地貌(俄罗斯)
桂林  峰林地貌 新几内亚(灰岩)峰林地貌
路南  石林地貌 马达加斯加(灰岩)石林地貌(非洲)
嶂石岩  石墙地貌 木鲁(灰岩)石林地貌(马来西亚)
元谋  土林地貌 多伦多(湖相层)土林地貌(加拿大)
札达  土林地貌
安多  石林地貌
罗布泊  土丘地貌(雅丹)
3.2 岩石地貌的三重命名和四重命名
三重命名即在双重命名的基础上加岩性条件,地名+岩性+地貌类型,如表2。
表2  岩石地貌的三重命名
地  名   岩  性   地 貌 类 型
丹霞   砂砾岩   峰林地貌
张家界   砂岩   石林地貌
桂林   灰岩   峰林地貌
路南   灰岩   石林地貌
嶂石岩   石英岩   石墙地貌
元谋   湖相   土林地貌
澎湖   玄武岩   石林地貌
野柳   砂岩   石林地貌(台湾)
陕甘   黄土   丘陵地貌

4 问题讨论

    以上分类命名中的问题之一是:各种类型的代表性类型是什么?如丹霞地貌,有城堡状石峰、石柱、平台,以什么为代表?以该类型所占比例?以所占面积?还是以个体数量?……以给人的印象哪种最深刻?设若称之为丹霞峰崖地貌亦未尝不可。
问题之二是:双重命名是否比较简捷而易于被各方人士接受。而把三重,甚至四重命名留给专业人士探讨。譬如:四重命名即再加上地貌成因,如下:
表3  岩石地貌的四重命名
  地  名   岩  性   地 貌 类 型
  丹霞   砂砾岩   侵蚀峰林地貌
  桂林   岩溶   峰林地貌
  勒拿   泥灰岩   侵蚀峰林
作者之所以提到四重命名也是事出有因,如发育在北纬66度的勒拿河西岸的Lana pillar(勒拿柱)也是闻名的风景点。作者1990年在现场考察时发现它们的柱状、城堡状主要是河岸流水,雪融水沿节理切割而成,溶蚀痕迹极为细微,这是和当地的气候条件相吻合的。如果只是三重命名为勒拿泥灰岩石林地貌,人们仍会以为是溶蚀的,而实际上是以侵蚀和寒冻风化为主,故应称之为勒拿泥灰岩侵蚀石林地貌,即四重命名最为贴切,只是可能显得太复杂了。
问题之三是:虽然在双重命名中都用的是峰林、石林等,已经普及的地貌名词,但是,其实质含义是有区别的。如,张家界石林,是砂岩在构造节理控制下因雨水,流水侵蚀切割而成。而路南石林则是土下溶蚀经抬升剥露地表而成,这些只有留待专业人员去仔细研究了。
在地貌学发展史上,分类和命名研究都是一定发展阶段的产物,而且多半也是在当时会被认为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但是,总得有人去做。作者认为以丹霞地貌研究为契机,对岩石地貌学的分类和命名研究已提上日程。特提出以上很不成熟的意见,以此来抛砖引玉,诚请同行指正。
彭华等人是力图将丹霞地貌推向世界的年轻一代。我想,这也是老一辈地貌学家的愿望。但这方面存在着某些障碍,而这种障碍是发展中的,也是积极的。因为,无可否认我国在这方面的研究从总体上看是领先的,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及我国在岩石地貌类型上如此齐全。客观上以类型齐全和旅游地貌研究的深入开展使我们具有了更大的发言权。考虑到国际上还没有走到我们现今的地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们没有这么好的条件。),而为了便于和国际接轨,就应该先走一步,把我们的认识系统地、按惯例地先说出来,彼此就可以对照、借鉴。而地貌学的分类和命名研究,应是和世界接轨并向他人介绍的方式之一。
作者所设计的综合分类,实际上基于一种宽容和相互接受的思想,即,双重命名法,地名加地貌类型,它并不否定已有的任何分类命名,而只是予以融合。只是在融合时尽量突出最主要的有代表性的地貌类型,而名称简洁也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