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丹霞文化 >> 丹霞美文 >> 

姐妹峰里酸枣甜

发布日期:2014-10-11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秋月的一个早晨,朝阳照耀,清风送爽,我和朋友乘着竹筏在丹霞山的锦江下游游览。锦水两岸,景色优美,充满诗情画意,置身其间,人便进入了天然的美画长廊。

  拐过一个河湾,竹筏突然慢了下来。船工说,河面左边有些睡莲开花了,很好看,你们想不想看?我们同声说好。我当时想,睡莲不是在荷塘里才有吗,怎么江河里也能看到?船工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说,河岸较浅又有淤泥,适合睡莲生长,现在正是睡莲开花的季节,你们来得很是时候呢!交谈间,竹筏就已慢慢靠近了睡莲。睡莲的面积不大,但充满生气,花儿不多却鲜明艳丽。有两朵一高一矮的莲花,像一对两手相牵的亲姐妹,脸上露出了甜美的微笑。我内心感谢船工给我们送来了美丽的莲花,带来了意外的惊喜。

  同来的朋友说,江的右岸不远处,有两座日夜相依相守而又形体相似的山峰,当地人称姐妹峰。关于姐妹峰,民间曾流传过很多传说。其中有一个民间故事,说姐妹峰上有一户李姓人家,家里有一对美丽善良的姐妹。两姐妹热情好客,一次,因争着为客人斟茶,竟把茶壶把子也扯断了。后来,这把茶壶变成了现在的茶壶峰,两姐妹也仙化成姐妹峰了。望着两座高耸的山峰,联想到刚刚看过的莲花,真是姐妹峰下的“姐妹花”。又想,要是有机会到姐妹峰探胜,兴许还能与“仙姑姐妹”一遇哩!

  事有凑巧,下午,正好有外地的朋友想游丹霞,问我们去哪里好,我不加思索地回答,就上姐妹峰会“姐妹”吧!并约定下午三点准时登山。朋友如期而至,为了避免走错路,我们请了当地的李大叔做向导。李大叔六十多岁,性格豪爽,为人耿直,十分乐意为我们带路。开始上山了,然而,走了不到一百米,李大叔就发现不对劲,只好重找路口。刚开始就迷了路,怪不得有人说姐妹峰是座迷宫。

  我们一行五人,钻竹林,穿松间,过山坳,来到了两座山峰相夹的山间石道。石道旁有一条明显的水流小沟,因为是秋季,山沟没有水,看到只是大小不一和各种形状的石头。看着陡峭崎岖的石道,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登上山顶。一位年龄稍长的外地朋友,恐怕有一段时间没有爬过山了,登起山来显得有些吃力,我只好边走边等,与这位朋友结伴前行。等候朋友之际,我细观了眼前的野山芋,只见野山芋的叶子像蒲扇,且宽厚浓绿,叶柄健壮修长,整体看过去,让人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有一株野山芋,它的茎块裸露部分一米左右,如果没有几十年,是长不到这样的。我自问,此处是不是仙姑姐妹的“菜园”?如果是这样,估计离仙姑姐妹的“家”就该不远了,因为农家的菜地与居家往往不会太远。我对朋友说,我们已看到仙女姐妹的“菜地”,兴许很快就可以会到“仙姑姐妹”了。朋友听后,登山的脚步似乎轻快了许多。

  果然不出所料,我抬头仰望,就见不远处出现了一个石山门,那也许是仙姑姐妹家的院子大门。我们不由地加快了速度,朝“大门”走去。然而,当我们跨过山门后,并不能立即进入仙姑姐妹的“家”,而是又遇到了一个石门的挑战。第二个石门是一道险关,石门用红石砖块砌成,高三米多。门不大,并排勉强能挤进两人。但门槛却很高,约两米。面对第二道石门,我心想,仙姑姐妹的姿色是花容月貌还是才貌双全,这么高贵,为来客设了一道这么高的门槛。但是,没有办法,欲想见到仙姑姐妹,再高再险的门槛也无所畏惧了。我稍年轻,只好先上。攀登时,我一手抓住小麻绳,一手紧抠石壁上的小石窝,身体倾力往上提,终于顺利闯关。紧接着,我用拐杖先把朋友的摄影器材钩上来,然后助上一把之力,朋友也跨过了石门。对此,朋友风趣地说,见这姐妹俩还真不容易啊!

  此刻,走在前面的朋友离我们渐渐远了,但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在山中回荡。过了第二道石门,眼前却有左右两条山路,我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左方向,因为这条山道铺在崖壁的大石槽下,相对宽敞又不陡峭,走在其中,就像走在骑楼下一样,既轻松又安全。我边走边数石级,从一数到两百时,却又让一小石门挡住了去路。我猜,这该是进仙姑姐妹“家”的最后一道门吧。上道门槛高,这道门楣低,第三道门只有一米见方,想过的话,只能低头弯腰趴地板。

  孰不知,过了小石门,前面却是山石竹林,障碍重重,我们这才缓过神来,路又走错了。几次走错路,耗时不少,再不抓紧时间,不仅看不到仙姑姐妹,就连下山也要摸黑了。我们真的有点心慌了,大声向山顶方向呼喊另三位同行人。听到的回音是从山背传来的,只好快步折回追赶。担心我们再走错路,李大叔返回来为我们俩引路。当我们来到一个山坳时,李大叔说,这里是过去山下的先民避乱时居住的山寨,有房、有水,能让村民住上一段时间。现在,山寨已无踪迹,但寨头的一棵古榕,依然枝繁叶茂。望着古山寨遗址,我想,这古寨里兴许就有仙姑姐妹的“家”。

  想见“仙姑姐妹”又一次落空,我脸上露出了失落的表情,但又不甘心。心想,“仙姑姐妹”莫非藏到深山丛林中去了?于是,我们走走停停,吃力地向山顶进发。穿行在茂密的树林里,我不时地探望、寻觅,结果,既没有看到仙姑姐妹的身影,又没有听到姐妹俩的欢快笑声。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甩来一颗小果子,正好打在我的肩上。我停下脚步,环顾四周,也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再往地面看,只见地上散落了不少金黄色、椭圆形的小果子。李大叔解释说,这是酸枣成熟后从树上自然掉下来的。我仰望着高大的酸枣树,企盼着能亲眼看到金黄的酸枣从天而降,但却未能如愿。对此,我想,刚才打在我肩膀上的那颗酸枣,是否调皮多情的仙女姐妹投过来的?想到这里,我不仅把刚才从树上掉下来的那颗酸枣拾起,还顺手检了十多颗放进行囊,并把这些酸枣当成是仙姑姐妹种的“仙枣”了。

  在姐妹峰山顶,因树木满山而视野受限,加上临近傍晚,我们只好带着满心遗憾下山了。预想不到的是,当我们借着崖树来到一个小平坎时,大家的心中遗憾便顿时消失了。此地,是东望丹霞的又一极佳点,在这里,可远眺层峦叠嶂、群峰竞秀的万古丹霞,能近观锦江“第一湾”的美丽风光,还可以看到田连阡陌,稻果飘香的夏富田园,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人间仙境般的迷人意境和世外桃源般的诱人画图。此情此景,让我们在姐妹峰上未能与仙姑姐妹相会有了答案,这是仙姑姐妹羡慕丹霞、留恋人间而下凡了——。

  头顶闪亮着的星星,赶在下山的路上,大家还在议论,说姐妹峰,一高一矮,一大一小,到底哪座是“姐姐”,哪座是“妹妹”,而姐妹俩又是哪个长得更好看?结果谁也说服不了谁。而我似乎有点饿了,想到行囊里有酸枣,就掏出一颗,剥皮后放进嘴里,觉得姐妹峰里的酸枣与其他地方的酸枣有点不一样,是酸中带甜,很特别。于是,我久含口里,边走边回味,耳边仿佛传来了仙姑姐妹的动人歌声。                  


                                 文:范 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