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丹霞文化 >> 丹霞美文 >> 

丹霞会月

发布日期:2014-10-11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中秋节到了,想象着丹霞山的中秋月是什么样,就有了中秋丹霞会明月的念想。真巧,中秋节的下午,朋友在从广州赶着回家的路上电话邀我丹霞赏月,正合我意,我爽快的答应了。收拾简单的行装,打算到长辈家草草吃个团圆饭就与朋友登山。

  在长辈家,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却招来家人的异议,说,一年就一个中秋节,也不好好陪长辈吃餐安乐的团圆饭。权衡“亲情”与“月情”,我选择了共享团圆。然而,人在饭桌前,心却想着月亮的事。晚饭后,探望窗外,只见满天的星星伴着一轮明月出现在东门岭的上空,我便急步登上楼顶,来了个家里拍明月。

  夜,渐渐深了。然而,我的明月情思却老挥之不去。于是,用手机给朋友发去了打油诗:窗外明月光,伸头才能望;本想登高赏,因圆愿难圆。

  接近零点,电话响起,是好朋友来的。我问朋友是否看到“丹霞月出”了?朋友和我有同感,说,看到一大家人团团圆圆,共叙亲情,不好作声离开,也没有上丹霞山。还说,没赶上看丹霞月出,明天我们可以去丹霞看日出,兴许可拍到好照片。我想,“月出”赶不上赶“日出”,也是妙棋一着,何乐而不为?

  闹钟唤醒,已接近农历八月十六日凌晨五点了。从四楼下来,我发现,虽说是夜色依然,但地面银色一片,夜如白昼。仰望天空,明月,正好被西楼的屋顶托住,还是那么的圆,那么的亮。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想,新一天的黎明之际,上天就赐给了我一个圆明的月亮,这样的见面礼难得啊!
早晨六时许,我和朋友登上了日月山的日月亭。朋友说,在这里,既能看到丹霞山的日出日落,也能看到月落月出,更可以看到日月同辉的美景奇观。今天,我们可是来看月落日出的。

  丹霞日出看了不少,中秋时节丹霞看月落恐怕还是第一次。天,还没有大亮。我站在日月亭向西南方眺望,似乎能觉察到月亮在徐徐地降落。月亮,没有昨晚那么明亮。但却变大、变红了。看到眼前的月亮,我情不自禁的发出了问候:月亮君,早上好!然而,月亮没有回应。对此,我想,也许月亮知道我昨晚想相见而未成行,生气了。

  月亮就要在茶壶峰和姐妹峰之间下山了,东方,群峰渐渐苏醒。六时三十三分,西部的月亮依然在群峰之上,东边的太阳就露出了笑脸。朝阳,把柔和的阳光洒向了丹山碧水,洒向了乡村田野。望着修竹夹岸、蜿蜒曲折的锦江,望着瓜果飘香和稻子金黄的田野,望着星星点点的山村和雾纱缭绕的峰林,我对月亮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是月亮把我带进了一个如诗如梦的早晨。

  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月落的奇遇,让我有了意外的收获。然而,早上月亮不搭理我的情景却一直萦绕心际。于是,我和朋友约定再上长老峰观月出。下午五时许,乘缆车、过悬崖,我们很快登上了观日亭。此刻,观日亭已经集聚了不少游客。他们,有的是来赏月的,有的是来赶看日出的;他们,或三五成群,或一家大小,还有的是情侣相伴。望着游客们一张张堆满笑意的脸,我想,他们真幸福啊。有的游客问我,你们也在这里熬通宵吗?我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我们是来会月亮的。继而,见有人已开始搭建帐篷了,我便想,在仙境般的丹霞山,若能得到“月老”的呵护,过上一个梦幻般的中秋之夜,那该是何等的美妙呀!

  不知是人声有点嘈杂,还是我的心平静不下来,等待月出的时间显得漫长起来……。游戈于亭下、亭上和游人之间,我偶尔摄摄游人,拍拍日落,还请一位不认识的年轻人为我拍了一张亭中个人照。同来的朋友却忙于选角度、抓瞬间,兴致高时,还为四位素不相识的“学生哥”拍了几张合照。

  随着一阵人声骚动,大家不约而同地集向围栏,一个男孩兴奋喊道,月亮,月亮出来了。我看了看时间,正好是19点。我们看到,月亮从僧帽峰的左侧冉冉升起,初升的月亮红红的,像鸡蛋黄一般彤红。随着慢慢的升高,月亮从红色变成了淡黄色,又从淡黄变成了金黄。月亮,在碧蓝如水的天空中愈发明亮了。人在高处,便有了“山高明月近”的感觉;月亮,近到似乎一伸手就可以将它抱揽过来;月亮,像磨盘一般,出奇的大,让月亮中的“桂树”和“月老”更清晰了。

  我没有像早上看到月亮那么兴奋,也没有主动的与月亮打招呼。只是在想,今晚,月亮看到了我吗?月亮,能理解我昨晚未能前来吗?凝望着空中的明月,我,在等待着月亮的回音。月亮,虽然没有说话,但我想,月亮也许会谅解我的。

  因为,连日来,是“月亮”为我接通了空中“邮路”:我用黄宣纸裁成一轮明月,书上张九龄的诗《望月怀远》,通过电子邮箱寄往远居大洋彼岸的亲人,让他们在异国他乡也看能到家乡的“明月”;写上“明月清泉”、“节日快乐!让中秋的明亮圆月传递我的美好祝福”等文字,通过报纸、短信向新朋老友表达我的真诚祝福;寄上几斤当地的兰香银毫,让身居外省的长辈在中秋之夜品茶时有回到了老家的感觉。

  夜渐深,山更静,空中高挂的月亮更加明亮了。伴随着声声清脆的木鱼声,我们跨出了老山门。下得阶梯,我建议到“一线天”看看。于是,往回折不足百米,我们来到了“福音峡”处,停下脚步,抬头前探,眼前的情景让我为之一振,只见“一线天”两边的岩石变成了两个“人”的剪影,像两个老朋友,更像一对情侣在月下倾吐心声。朋友见此,轻声的对我说,这张《丹霞月话》又会成为我的得意之作了。穿过一线天,我看到,秋夜的丹霞,明月当空,月光普照,朦胧中可分辨出主要的石峰和山谷。而在“一线天”的通道上,明亮的月光直洒下来,整条通道变成了一条银色的出山之路。

  静夜中,眼前的情景,让我回想起了看月落月出的感受,让我联想起了张九龄故里周田镇风度村那星星闪烁般的亮光,可谓是:秋夜丹霞会明月,月落月出总是情。纵然山高路奇险,心有月亮道自明。


                     2013年10月15日定稿
                              记2013年9月20日赏月

范 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