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专题栏目 >> 世遗中心专栏 >> 世遗动态 >> 

金佛山成功入选《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发布日期:2014-06-26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北京时间6月23日下午17时许,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现场传来消息,重庆金佛山与广西桂林、贵州施秉、广西环江一起通过大会表决,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在此之前,大会还通过了中国申报的“大运河”及“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网”两个遗产项目。至此,中国世界遗产的总数已达到48项,继续稳居世界第二位。

资料显示,中国最早的世界自然遗产是1992年列入的九寨沟及黄龙。“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一期(重庆武隆、云南石林和贵州荔波)于2007年申报成功,是我国的第六处世界自然遗产。如今,金佛山成为“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中的遗产地,也是继武隆之后,重庆市拥有的第二个世界自然遗产地。加上大足石刻,我市已拥有3处世界遗产。

据了解,金佛山的“申遗”工作始于2012年6月,由此开启对金佛山自然资源“保护与开发”齐头并进的艰难历程。历时两年,圆满完成各阶段工作目标,并顺利入选“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位于重庆南川区东南部、地处云贵高原边缘向四川盆地过渡地带的金佛山,旅游资源丰富,生物种类繁多,地质地貌奇特,文化积淀深厚,素有“生物麦加、植物基因库、东方阿尔卑斯、南方如初佛地”等之称,先后获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国家森林公园、全国科普教育基地等多项桂冠。

金佛山创写“申遗”传奇之旅

金佛山“申遗”始于2012年6月,与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同时进行,由此创写了一段“保护与开发”“鱼与熊掌兼得”的传奇历程。

转型发展必由之路

1300平方公里的金佛山,几乎占据了南川区幅员面积的一半。它是重庆的南部生态屏障,同时也是南川人民世世代代繁衍生息、安身立命之所在。

2011年11月,国务院批准南川成为国家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试点区。2012年11月,重庆市政府审议通过了支持南川转型发展的意见。

金佛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首先就是为了切实加强对金佛山的严格保护。申遗成功,毫无疑问将对南川旅游产业起到积极的促进和拉动作用。同时,这也是南川实现转型发展的必然选择。

旅游业是资源型城市转变发展方式最主要的先导产业。正如南川区有关领导所言,申遗将有利于促进金佛山生态保护、有序开发、有效利用同步实施,经济建设与生态建设同步推进,产业竞争力与环境竞争力同步增强,国内知名度和国际知名度同步提升,实现科学保护和永续利用金佛山的完美结合,有力推动南川转型发展的步伐。

事实证明,申遗两年来,南川区从景区到城市,在生态环境、城市功能、基础设施、居民素质、公共服务水平等方面,都得到了明显进步和有效提升。

攻坚克难创写传奇

2012年6月,金佛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和创建国家5A景区同时申报,同步推进。这是全国史无前例的一次。

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侧重保护,需要原生态的景观资源;创建5A级旅游景区侧重于开发,需要建设,完善配套设施和提供人性化服务。

两者同时推进“矛盾”之突出、困难之艰巨,不在其中难以想象。南川申遗办公室的有关领导如是感叹。

比如,在灵官洞的照明问题上“冲突”明显:安装照明设施可能会对喀斯特洞穴系统带来影响,若不安装照明,却不利于游客的游览体验。怎么办?难怪有专家也连连感叹称,这真是一个“鱼与熊掌兼得”的世界性课题和挑战。

金佛山申遗之路漫漫,争取提名资格就是关键的第一步。据介绍,南川多次邀请国内外专家实地考察论证,提出了合理的范围和最后得到国际专家认可的资源价值,最终在第一期申报中提出的8个预备提名地中脱颖而出,于2012年10月15日正式拿到申报入场券,取得了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申报提名地资格。

按照世界遗产申报标准,2012年10月3日,开始撰写申报文本,初步方向是主要凸显金佛山的生物多样性。而在威廉姆斯教授实地考察后,却明确指出包括金佛山在内的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申报项目,只能按世界自然遗产的第7条和第8条标准申报。这意味着之前准备的资源价值研究从零开始,不得不重新在地质地貌资源中去寻找价值和科学依据。

但要在短时间内把金佛山的地质资源价值研究透切,并得到国际学术界的认可,几乎成为金佛山申遗工作中最为严峻的挑战。

申遗对环境要求标准之高,也是南川必须解决的另一难点问题。据了解,仅在南川开展的环境综合整治“百日攻坚行动”中,就实施完成了整治项目高达312项,其中新建了金佛山喀斯特展示中心、金佛山监管保护站、灵官洞燕子洞绝壁展示栈道三个重要基础设施项目,不但为IUCN专家现场考察提供了全新的展示平台,同时也提升了金佛山的监管与科普功能,获得国内外专家和景区同行的一致好评。

此外,南川还开展了金佛山北门、西门、南门三大门区改造,以及西、北、南三条旅游主通道和山顶公路为主的综合整治,新建旅游中转站3个、改造公路34公里、栽植绿化植物15.11万株,植物草皮草种1.9万平方米,整治房屋938户、笋棚42间;整治游步道29.7公里,规范设置标识导示牌420块……

打造国际旅游胜地

一直以来,金佛山在国内国际的知名度并不高。申报世界自然遗产,无疑成为金佛山走向国际舞台的最佳途径。

世界自然遗产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对人类罕见的、无法替代的、具有突出普遍价值的自然景观的最高认证,是衡量风景名胜品质的“试金石”,和证明其世界性价值的最重“砝码”,是吸引全球游客不请自来的“独门秘籍”。

因此,南川区在转型发展战略部署中,就明确提出打造“国际旅游目的地”的目标。申遗成功,等于是让金佛山进入了世界遗产大家族,并获得了一张全球公认的金质名片和“质保书”,以及使南川旅游进军国际化市场的通行证。

同时,金佛山成为世界自然遗产,也将获得永久造福南川人民的“聚宝盆”。世界遗产在吸引全国、全世界目光聚焦的同时,它必将获得更多特别的发展“红利”,之前成为世界自然遗产的我国张家界、丽江等地,都是非常成功的例子。

南川区有关领导在申遗成功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金佛山成功列入世界遗产,既是一种特殊荣誉,同时也是一种莫大的责任。并郑重承诺:立足保护,合理利用,用好、用活世界遗产这块金字招牌,为促进南川区域经济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接下来,南川将以保护世界遗产地为核心,合理划定风景名胜保护地区,并划分不同等级、类型保护区,明确相应的保护管制措施和发展政策的要求。

据介绍,目前南川已着手制定金佛山总体和分级保护区域及相应的管制措施,组建专门管理机构,全面履行遗产地的保护、管理职能。同时开始调研起草金佛山遗产地保护管理办法,从规划、建设、旅游经营等方面进行刚性界定,加快保护立法,并制定出相应的保护策略。

此外,金佛山还将与南方喀斯特第二期的其他三个提名地一起,建立品牌联盟体,共同推动发展。并与武隆喀斯特、大足石刻等建立“重庆三大遗产地联盟”,相互提炼出最为精华的资源优势,合理规划旅游线路,在门票销售、宣传营销、服务对接等方面,共同打造重庆的“世界旅游目的地”。

小资料

金佛山“申遗”档案

●2012年6月,金佛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办公室正式挂牌,全面开展申世遗工作。

●2012年10月15日,住建部正式确定重庆金佛山、贵州施秉和广西桂林、环江一起,作为“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申报提名地。

●2013年1月22日,按时完成“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申世遗文本,经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签字同意后,如期上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

●2013年3月1日,世界遗产中心正式复函受理“包括金佛山在内的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世界自然遗产申报项目。

●2013年8月21至23日,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莫洛伊(新西兰)、禹卿植(韩国)等专家将金佛山作为“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申世遗的首站进行实地考察评估。对金佛山给出“边界划定没有更好的方案、缺少金佛山中国南方喀斯特世界遗产项目不完整、熬硝文化和高海拔古洞穴具有非常高的价值”等评价。

●2014年5月,IUCN完成了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提名地的《技术评估报告》并提交世界遗产委员会。

●2014年6月23日,在卡塔尔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重庆金佛山与广西桂林、贵州施秉、广西环江一起通过表决,成功列入“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本版稿件由重庆晚报记者 王子来 采写

权威专家评说金佛山>>

著名喀斯特权威专家、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德里克·福特:金佛山高原演化和喀斯特台原发育独特,在“中国南方喀斯特”遗产项目中是不可替代的;更可贵的是资源尚未被人为破坏,完整性得到有效保护。金佛山古佛洞的洞厅比美国猛犸洞(现为世界遗产)的洞厅还大,洞内的竖井、沉积物等洞穴形态也相似;与美国猛犸洞相比,成因相似,但金佛洞所反映的地壳抬升更为迅速,形成年代更为古老,洞中竖井、全方位演化特征和岩溶动力学的反映更有价值。同时,金佛洞采硝历史更为悠久,规模更为庞大,熬硝程序更为复杂。

原国际洞穴协会主席安德鲁·伊文思:金佛洞熬硝遗迹为世界罕见的巨大地下工场。

世界遗产保护联盟洞穴与岩溶特别工作组主席史密斯教授:金佛山喀斯特地质构造特色突出,形成年代久远,规模庞大。并且,在喀斯特地区有如此丰富的生物资源,非常具有代表性。

国际著名喀斯特专家、新西兰奥克兰大学教授保罗·威廉姆斯:金佛山洞穴系统反映了地球演化和地貌变化历史,森林系统反映了喀斯特生态系统的演化过程。毫无疑问,金佛山具有世界自然遗产价值。金佛山采硝遗迹为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制造提供了重要证据,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

国际著名喀斯特专家、英国伯明翰大学教授约翰·甘恩:金佛山有很美的自然景观,拥有独特的遗产价值,满足世界自然遗产第七条和第八条标准。

著名喀斯特专家、原斯洛文尼亚岩溶研究所所长安德列·格兰兹:金佛山具有很美的自然景观和独特的地质地貌类型,满足世界自然遗产申报的第七和第八条标准。

中国科学院院士袁道先:在高海拨的金佛山喀斯特台原上,没有充沛的水源条件,而大规模的地下洞穴系统以及洞内砾石层的大量堆积是如何形成的?这个问题,是“中国南方喀斯特”已有的三个提名地所不能解答的,所以金佛山在这个系列项目中是不可或缺的。

中国科学院院士、生物分类学专家王文采:金佛山拥有丰富的植物区系。

中国地质科学院岩溶地质研究所研究员朱学稳:金佛山的生物资源、喀斯特地貌、地质结构、形成历史等方面在国际国内上很少有地方能超越,优势明显。

中国地质科学院岩溶地质研究所研究员朱德浩:大自然是美丽而复杂的,金佛山正是在种种有利的地质地貌和气候条件下,经过几千万年历史而形成的,它给我们留下了多种多样的岩溶地貌形态和多姿多彩的洞穴系统,展示了一幅生动的岩溶地貌和洞穴的演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