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丹霞文化 >> 丹霞传说 >> 

开天辟地说丹霞

发布日期:2015-09-16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开天辟地说丹霞
龙兆康
 
       广东四大名山之一的丹霞山,以其赤壁丹崖、峰林群集、山顶平缓、坡麓陡立、洞穴纵横、造型奇特的地质地貌,以及色如渥丹、灿若明霞、红山绿冠、色彩斑斓的绚丽景色而名满天下。这种地质地貌,在美国西部、欧洲中部、澳大利亚及中国的数百处同类型地貌中,丹霞山面积最集中、发育最典型、类型最齐全、造型最丰富、风景最优美,因此,被当今地质地貌地理学界公认为“丹霞地貌”的命名地。1988年,丹霞山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1995年被批准为国家地质地貌自然保护区。
 
       丹霞山风景区总面积281平方公里,五大集中景区(丹霞山、大石山、韶石山、阳元山、锦江湖)的面积就有215平方公里。区内大小石峰、石堡、石柱500多座,岩洞幽谷100多处,集雄奇险秀于一身,揽锦水飞泉于一体,绝佳景致,令中外游人叹为观止。为什么如此众多的奇山异石降生丹霞山?是远古开天辟地的遗留杰作,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精心雕琢,还是灵山秀水对这一方水土情有独钟?这是每一个到丹霞山的游人都想知道的。
 
        据说《庄子》一书就有这样的记载:很久很久以前,南海有个天帝叫“倏”,北海有个天帝叫“忽”,中央的天帝叫“混沌”。“倏”和“忽”常到“混沌”那里去作客,“混沌”招待他们非常周到。后来“倏”、“忽”二帝想报答“混沌”的恩德,商量着给模糊一片的“混沌”脸面也凿出眼耳口鼻七窍来。想不到一番斧凿之后,倏忽之间,“混沌”便呜呼哀哉死去了,中央这块皇天后土也便五彩缤纷有了眉目,有了高低错落与山河洞穴,宇宙世界也因之诞生了!听说丹霞山正是“混沌天帝”的头面部分,是“倏”、“忽”着意雕凿的重点部位,因此,从风采颜色到各种物态造型样样齐全。丹霞山拥有如此奇伟的地貌和瑰丽的风光,就是在“倏”、“忽”二帝的刀凿之下形成的。
 
       但是人们更相信盘古开天地的传说。
 
       当天地还没有分开的时候,那时候的宇宙就象一只黑暗混沌的大鸡蛋,我们的老祖宗盘古(瑶族人称盘瓠)就孕育在这个硕大的鸡蛋之中,浑浑噩噩地在里面睡大觉,并且一睡就是一万八千年!这一天,他终于醒来了,睁开眼一看,四周围黑糊糊的一片,不分上下左右、东西南北。他闷得发慌,也非常恼怒,彷徨地在黑暗中摸索着,无意间给他抓着了一柄大板斧,于是运足内力就这么一挥——只听山崩地裂地“哗啦”一声,大蛋给劈开了,蛋中轻而清的东西冉冉上升,变成了天;蛋中重而浊的东西徐徐下降,变成了地。混沌不分的天地,就这么给盘古一斧子划分开了。以后,盘古怕天地再合拢来,就用头顶住了天,脚踏住了地,天地每高厚一丈,盘古的身高也增加一丈。又经过不知多少年代,天地已长成九万里,这时,盘古独立支撑实在太累了,也不用担心天地再合拢来,于是临死之前吐气为风云,发声为雷霆,双眼变日月,手足成四极,身体化五岳,血液为江河,肌肉变田土,筋脉变道路,肤发成草木……整个身体蜕变为丰富美丽的世界。但是,他的躯体分散在那么辽阔的中华大地,盘古的子孙们今后如何记得一个完整的开天辟地的始祖故事呢?于是,盘古在倒下去之前,打起精神,将身体各个部分都掰下一小块,盛在一个布袋里,丢向丹霞山这片风水宝地,化作一处大自然的浓缩景观,就象现代的“锦绣中华”一样。
 
        另据《广博物志》卷九引《五运历年记》载:“盘古之君,龙首蛇身,人面而赤……”大概是为了使子孙后代牢记自己的形象,对他“开天辟地”的功绩留下永恒的记忆,盘古还特意在丹霞山隐埋下自己“龙形”的真身。直到本世纪八十年代初,长老峰下修筑了人工湖的堤坝后,湖面形成的一条飞翔的龙才活灵活现地显露出来,龙头、龙颈、龙身、龙尾、龙爪一应俱全,龙头部分那岩石上的一丛翠绿灌木,更成了“画龙点睛”之笔。这人神洲独一无二的翔龙湖,就成了盘古开天辟地的佐证和告白。同时,盘古把“人面赤身”的本来面目也写在了丹霞山的景点上,现在丹霞山就有一处叫“人面石”的景观,那就是盘古老祖的面孔;丹霞山山体的主色调,也是以赤红为主的褚色山岩颜色,昭示后世子孙,不可数典忘祖。
 
       神话归神话,传说归传说。究竟这世界第一流的“丹霞地貌”是怎样形成的呢?科学地说,它是漫长历史时期地壳运动的产物,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

  在距今1亿年至7千万年的中生代晚期至新生代早期,是地壳运动最强烈的时代,南岭山地强烈隆起,丹霞山一带相对下陷,形成了一个山间湖泊。这时,四周的溪流雨水年复一年地将泥沙碎石冲入湖盆,在高温之下,泥砂中的铁在沉积中变成了三氧化二铁;在高压之下,双凝结成红色的沉积砂岩。到了距今4-5千万年前后,又一次地壳运动将丹霞这个湖盆抬升,湖底变成了陆地。以后在继续抬升中岩体大量断裂,加上锦江及其支流的切割,风霜雨雪的侵蚀,坚硬的粗石砾岩与松软的粉沙砂岩出现程度不同的分化和崩塌,松软的砂岩层形成了水平凹槽、洞穴、裂缝和幽谷,象现在的锦石岩、燕岩、书堂岩、一线天、幽洞通天……等;坚硬的砾岩则突出成为悬崖、石墙、石堡和石柱,如巴寨、茶壶峰、阳元石、望夫石、丹梯铁索等。千奇百怪、诡异万状的“丹霞地貌”,就在这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琢中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姐妹峰与茶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