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丹霞文化 >> 丹霞传说 >> 

鸳鸯树的传说

发布日期:2015-09-16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鸳鸯树的传说
张远胜
 
        丹霞山的长老峰下有棵鸳鸯树,关于这棵树的来历,有个引人入胜的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锦江河畔有个叫百仲的人在州府做官,他才华出众,仁义慷慨,乐善好施。其妻李氏秀丽贤慧。夫妻恩恩爱爱,在州上很有名气。
 
        这位州官膝下无子,只有个女儿,名日青。这女孩长得白白嫩嫩、婷婷玉立,小小年纪便知书识礼,因此,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百仲有个外甥,姓毕名管榕,生得俊雅过人,聪明机敏。毕管榕还在襁褓时就失去了双亲,他自小投靠姨母,在百仲家里长大。在州里,这对童男童女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左邻右舍的人都戏称他们为如胶似漆的鸳鸯。百仲挺喜欢这个外甥,常常对人说:“等日青长大后,我把她嫁给管榕。”
 
       日月如梭,几年过去,日青长得宛如一朵绽开的鲜花,粉红的小脸,乌黑的眼睛,整齐的皓齿,端庄的仪态,真是美如天仙。男子瞄见她的身影时如痴如醉,当丈夫的望着她也会忘掉自己的妻子。一传十,十传百,日青的倾城之美名扬四方,慕名前来求亲的商贾、官吏和才子纷至沓来,一时间,百府门庭若市。
 
       百仲家的门槛被求亲人踩平了,但日青依然无动于衷,她视那些走马灯般的求亲者如过眼烟云,不屑一顾,她记住父亲的诺言,心中只有管榕,坚信总有一天自己一觉醒来时,会听见她和管榕完婚的喜讯。
 
       谁知百仲经不住一位富商大献殷勤和媒人甜言蜜语的诱惑,竟鬼迷心窍地答应把日青许配给富商,百仲改变初衷的消息一传出,日青和管榕顿觉得天昏地暗,好象到了世界末日,管榕丧魄失魂,万念俱灭。日青愁眉苦脸,辗转难眠。
 
       寄人篱下的凄凉,被人夺爱的痛恨,管榕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和姨父争辩,只有忍气吞声。他感到姨父的家再也没有值得留恋的了,多逗留一天只会多受一天折磨,于是他佯装要到京城念书,找个借口离开百仲。百仲再三挽留他,并言明一定为他找个门当户对的娘子,但是管榕去意坚决,百仲便给他外出的盘缠,并雇来一条船供他上路。
 
       临别那天,日青送管榕到江边,一路上俩人心头的愁绪沉重如山,欲哭无泪。想想情人近在咫尺,却不能结合,不得厮守,世上还有什么事儿比这更痛苦的呢?站在码头,泪不轻弹的管榕亦泪如泉涌,他们一边抽泣一边诉说着依依不舍之情,日青说:“锦水丹山俩相依,藤缠大树难分离。”管榕道:“山风山雨摧岩石,难拆鸳鸯连理枝。”说到伤情处,日青和管榕竟抱头痛哭,那悲啼之声惊天动地,令树木为之落叶,高山为之颌首,江水呜咽,苍天垂泪。
 
       管榕刚刚离家,百仲便急忙为女儿择过门吉日。成亲那天,富商一早就在迎亲队伍的簇拥下赶到百仲家。可怜那日青,自从管榕离别后,她一个人从早到晚躲在闺房,终日以泪洗面。听到门外鼓乐喧天,她心如刀绞,迎亲的人老半天还不见新婚出现,觉得莫名其妙,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道如何是好。心知肚明的百仲夫妇急得团团转,请州里所有能说会道的人来劝解,好不容易才把泪汪汪的日青劝出闺房。见“新娘”出来,迎新的众人大喜过望,赶紧七手八脚把她推上轿,吹吹打打把她接回富商家。
 
       日青进入富商家门宛如掉入冰窖。尽管新房金碧辉煌,餐餐山珍海味,但她食无味、寝不宁,终日唉声叹气,暗自流泪。原本红润的肤色变得腊黄,圆月般的面庞变得形容憔悴,一副病态。富商又心痛又心急,好声好气地开导她、安慰她,都于事无补。日青如风前残烛,身子一天比一天衰弱。富商感到十分内疚和无奈,赶紧派人向岳父母一一禀报。
 
       等到百仲夫妇赶到富商家时,日青已奄奄一息了。见母亲来到,日青吃力地招着手,把母亲唤到床前,用微弱的声音向母亲全盘托出自己的心事:“妈妈,女儿落到如今这般模样,切莫错怪他人。父亲不该改变初衷,背弃前言,割断我和榕的姻缘,把我嫁给富商就如同把我推进火海,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生活再富裕也是苦的呀!现在怨谁都不必了,也许是命中注定,也许等不到与榕想见就命归黄泉了。妈妈,我死后把我葬在丹霞山的长老峰下吧!死不甘心的女儿在那里等他。”日青对忧伤万分的母亲留下了最后的遗言,就溘然长逝了。
 
       她母亲悲伤哽咽,老泪纵橫。百仲心如刀绞,悔不当初。依着女儿的遗愿,百仲夫妇把早逝的女儿安葬在长老峰下的别传寺右侧。
 
       光阴荏苒,眨眼间春去秋来,水冷天凉,天地一片萧杀。且说在茫茫尘世飘荡了近半年的管榕,一刻也未曾把日青忘怀,相思使他心迷神醉,爱慕使梦萦魂飞,白天长吁短叹,夜里彻夜难眠,他的眼前总浮现日青那惹人心醉的模样,耳边总响起日青那夜莺啼啭般的轻声细语。终于,他熬不住日思夜想的折磨,打道回府。
 
       回到家,管榕得知日青死讯,痛不欲生,他直奔日青的坟墓,想到把情人抛下,自己离开,不禁悔恨交加,心碎肠断。他趴在日青的坟头失声痛哭,直哭得血泪俱下。他一会儿脸朝下用嘴吻坟,一会儿侧着脸切切私语……
 
       日青呀!我来啦,你去了哪?原谅我吧!我真糊涂,以为离开你,能让你慢慢淡忘我,能助你走进新的生活,可我万万没想到,离别如同向你受损的心头再刺一刀。害你的是我!作孽的是我!我的鲁莽铸成大错,我恨我,在你生命垂危的时刻,我却不在你身边,如今你芳魂飘去,音容不再,我活不如死!
 
       一连数日,人们都见他在日青坟头日夜啼哭,谁也劝不住他。终于,他头贴情人的坟茔,永远不再抬起。
 
        据说管榕死时,满嘴是泥,一脸是血和泪,十个手指都插进坟地。善良的人们含泪将他与日青合葬在一起。
 
       次年,坟上竟长出两棵树来,一株百日青,一株笔管榕,两树相缠,难舍难分,没过多久,树干就长到合抱不了。说来也怪,远观这两棵树融和一体,枝叶在空中错落相交,婆婆娑娑,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相互拥抱。近看则见树干里外两层,里面的犹如娇小玲珑、含情脉脉的少女,那是百日青,外面的好似英姿勃发、气宇轩昂的少年,就是笔管榕。笔管榕的每一条根须都深情的缠绕在百日青身上,从上到下把她紧紧地拥抱,好象一位情郎呵护自己的心上人。有一年,一对越冬的鸳鸯飞来别传寺下面的莲花池,鸳鸯戏水后,常常栖息于这棵树上,朝朝暮暮颈靠颈,嘴对嘴,情切切,意绵绵,啼鸣之声凄楚动人。丹霞山的僧客游人被鸳鸯的啼叫所感动,就把这两棵树叫作“鸳鸯树”。

 
上一篇:丹霞山名的传说
下一篇:童子拜观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