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丹霞文化 >> 丹霞传说 >> 

丹霞红豆相思情

发布日期:2015-09-16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丹霞红豆相思情

龙兆康

    丹霞山海螺峰舍利塔下,有一片红豆林,数十株氤集在不足五千平方米的峰顶南坡,在其他地方实属少见。红豆,又叫相思豆,树高盈丈,夏秋开花,秋冬结扁平荚果,种子鲜红浑圆如红玉,南方人常用它串成项链作饰物。丹霞山的红豆特别圆润红艳,逗人喜爱,凝聚着一种醇浓隽永的相思情愫。因此古往今来,它都是文人墨客、至爱亲朋、热恋男女相互馈赠的信物,演绎过许多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也成就过许多曲折忠贞的美满姻缘。

  单说清朝乾隆年间,仁化县学政蒙居安在县城南门街买下一处私寓,将家眷接来县城,好方便儿子蒙士良读书。这套私寓与原县衙的文笔师爷朱继业为邻,彼此又曾同衙共事,因此两相契好。

  朱家本是南宋理学家朱熹后裔,到他这一代家道中落,委屈县衙充刀笔吏。偏他又生性梗直,讲话毁誉随心,不顾他人脸面,最终被县太爷找个岔儿解职到濂溪书院当教习。濂溪书院创办于明嘉靖六年,在县城对河文峰塔下的真武阁内,是仁化创办最早的县学。朱继业脱离官司场,潜心学问,倒也清心自在。只是舌耕生涯,少了是非却多了清苦,往往柴米无继,生活捉襟露肘,无奈只得叫老妻卜氏重操船运旧业,以补家计。朱家只生一女,取名清仪,从小跟随父亲读诗书,习书画,年仅13岁,却出落得兰姿玉质、俊俏可人,平时也常帮母亲撑篙划擦船板,深得父母钟爱。

  蒙士良在濂溪书院读书三年,与朱家既有师生情谊,又是隔壁邻居,关系自然不同一般,有时士良上学或回家,卜氏母女也顺便摇船接送,在不知不觉中,士良与清仪从青梅竹马的孩童已长成翩翩少年。

  一天假日,蒙居安要陪几位文场朋友游览丹霞山,带上士良,照倒租用卜氏的小船前往,清仪自告奋勇摇船相送。金秋十月,山苍水碧,小船在一路欢声笑语中顺流而下。同行有位垫师周贤高,想考考士良的学问,出了一片上联:“恋山水、罢诗书,好玩岂可成良士”求对。士良随口念道:“趁假日,伴家严,上山方可会神仙。”众人褒贬不一,居安却频频摇首。船后摇橹的清仪不禁脱口成联:“趁假日,伴家严,求学无妨拜高贤”。大家同声称赞,说把应和双方的名字都巧用上了,不禁对这位“船家”妹子刮目相看。居安微笑道:“别小看她,她可是朱师爷的千金呵!”欢笑中不觉来到锦石岩下,系船登山。

  他们登海门,上半山亭,进别传寺。士良知道,这个时候,文人雅士与悟惮高僧可以借半壶香茶一劳消永昼的,于是招手清仪自由玩去。两位少年攀铁索,上霞关,径直登上海螺峰。他们倚着一棵大树,放眼东南,一览众山小,回观峰项,舍利塔刺萼蓝天。“红豆!”他们同时指着落叶上星星点点的红豆叫起来,两人惊喜地拾掇着,士良边拾边说:“据传古代,这里有位美人,因丈夫死于边疆,她登上海螺峰翘首远望,在红豆树下痛哭至死。以后红颜化作春泥,血泪凝成红豆。从此,人们称这种树作“相思树”,称红豆为“相思子”,鲜红浑圆的红豆也就成了爱情和友情的信物……说着说着,二人都同时停了下来,盯着手中一抔红豆凝思,又同时抬头四目相对,不禁两颊飞红,灿若桃花。二人羞郝地低下头,似有所悟,用手帕包好红豆后,互相叮嘱,要好自珍惜这相思子。 

     月儿缺了又圆,桃花谢了又开,转眼又是三年之后,这对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女已是深深地爱上了。可年龄一大,彼此间也多了羞涩和矜持,有时只好借助纸笔传情了。一次清仪故意丢落一方手帕,士良捡来展开一看,是一阕“虞美人”的词----“少年不识情滋味/爱道哥和妹/青梅竹马戏相偎/耳鬃厮磨泥烛双双拜;/而今初谙情滋味/无力把头抬/一处红云两地同/向往将来总把羞羞害。”士良也深有同感,找个机会给回赠一阕“钗头凤”----“纤纤手,身如柳/青篙迎送良人渡/心如昨,言非昨/痴情依旧/锦江难过/何?何?何?/低眉意,情浓灼/相思无奈拈红豆/怨如潮,爱如潮/若明心志/重上海螺峰/诺!诺!诺!”清仪知道这是一阕相约幽会的词,心中不禁大喜。翌日又是重阳佳节,清晨,二人相约分别借故离家,架一叶扁舟,双双来到丹霞山下,弃舟登山,直上海螺峰。

  还是在原来那个地方,那棵树下,二人静静地坐下来,悄悄地靠拢来,甜甜地回味着,轻轻地述诉着,说不尽咫尺天涯相思苦,道不完梦里魂牵情谊绵……不禁喜泪纵横,相拥相亲,海誓山盟,私订下了终身大事。二人又将前一次捡的红豆绢包互相交换,挂在胸前,以示永志不忘。

  有道是好事多磨,世事难料。此后不久,朱继业竟一病沉疴,撒手离世。失去主心骨的母女俩一下堕入苦难的深渊。这时的蒙居安也因与别传寺的住持过从甚密,在查禁《徧行堂集》一案中受牵连,被罢黜回了桂阳老家。县令的儿子乘人之危,看上清仪的美貌想横刀夺爱,苦苦相逼清仪作小妾。在这紧要关头,母亲卜氏经不起接二连三的打击,心病复发也含恨死去了,留下清仪孤苦一人,士良又远在千里之外。为避免县令家死死纠缠,清仪一怒上了锦石岩尼姑庵,拜住持慧觉为师作了尼姑,从此清灯伴佛,心如止水。其间士良也曾重返仁化,打听清仪下落,但被问者得罪不起县太爷,都称朱家已无人在世了……士良万念俱灰,回老家后大病一场,从此真的罢诗书,恋山水,视功名如草芥,在消沉中打发了无情岁月,只一包红豆伴他回味如水流年,这样一晃就是八个春秋。

  这年,蒙居安的同窗好友出任韶州知府,他深知居安学识精研、人品宽厚,因此百般劝说他随赴韶州幕僚,居安经不起老友撺掇,只得勉为其行,士良闻知父亲随任韶州,大喜过望,一扫沉沦堕性,兴冲冲随父前往,思量着此去时日久长,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将清仪的去向弄个水落石出。

  蒙家在韶行装甫定,士良即带上红豆,赶赴仁化找原街坊打听清仪消息。时过境迁,老屋已数易其主,物在人非,情同陌路,问及朱家及清仪去向,都是一问三不知。无奈只得怅然而返。以后再访,也是劳而无功。可士良寻找清仪的意志却越来越坚定。

  又是一度重阳节,士良先一天就赶到丹霞山下,意欲到海螺峰碰碰运气。他坚信,如果清仪还在世上,是绝不会忘记八年前重阳佳节海誓山盟的。他循原路登上海螺峰,只见那棵大树似乎又长高大许多了,树下的岩石,石上的青苔,依旧是当年的情景,可是伊人安在?!叹息中不禁念起了“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忽然,不远处的红豆树后传来了“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声音是如此地熟悉,沉埋心底最美妙动人的音符!“清仪!”“士良!”一领蓝衫,一袭袈裟同时凝注不动了,良久,又慢慢踱拢来……哇的一声,他们忘记了各自的装束,紧紧地相抱痛哭了。接着,他们各自从胸前掏出丝线吊串的红豆,带着体温合在一起,四只手紧紧地握着,不忍松开。

  “清仪!士良!可怜的孩子,苦了你们了,跟我回家吧。”二人回头一看,只见父亲居安慈爱地向他们招手,慧觉惮师站在一旁脸含微笑……

  小小红豆又成就了一段曲折美满的姻缘。


 
上一篇:丹霞山之谜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