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丹霞文化 >> 丹霞美文 >> 

在丹霞山看戏

发布日期:2015-01-08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上天真的是匠心独运,不知是怎么构思了丹霞山的结构,设计了丹霞山的图案。大约是用了上万年的时间吧。我想也是跟自己叫劲,不绞尽脑计,不费尽心思,丹霞山能是今天的样子吗?

  丹霞山因了“色如渥丹、灿若明霞”的红层地貌而得名。颜色搭配的真叫绝,地形地貌整个的是一片红色。一个人可以捧红,一座山是不可以捧红的。丹霞山的红,从唐朝就这样,到宋朝,一直到明清还是这样。丹霞山是唱红的。

  从题目就能引起人的遐想:丹霞山,像一个仙女,站在山上,这仙女的名字就叫丹霞,穿了红衣红裤,在唱戏。从远古一直唱到现在,就把丹霞山唱红了。

  丹霞山的红,红的好像燃烧的火,比秋天香山的枫叶更浓艳,比桃花更庄重。那些石山,通通染上了红“胭脂”,似要乔装打扮一番,想演一场好戏。戏里的每一名角色,都有一个命名,都有千姿百态的风采,都有绝对的艳丽,都有欲罢不能的诱惑!

  丹霞山是总的戏名。

  从世俗的生活走来,我们就站在丹霞山上,看丹霞山的戏。

  在丹霞山看戏,戏里的美女也叫丹霞。霞穿了七彩颜色的衣服。丹是第八种颜色,另一种颜色,很中国的颜色,一种我喜欢的颜色,一种我从不曾用过的颜色,因为,她太耀眼……

  一场自上古演出到至今的戏。
   
  我看过梅兰芳先生的戏。先生美轮美奂的表演,让我终身不忘。先生最会给自己上妆,上妆后的脸蛋凝结了唐宋以来古人审美的全部精华。我想知道,上天的笔,是怎样给丹霞山上妆的,让它绽放如此的的红晕?把沉默寡言的山,描绘的如此丰富。满山的奇花异果,是恰到好处的装饰,插在鬓角旁悄悄绽放,闹出意想不到的春意?崖壁上无数个粉红色的娇媚,是不经意间点缀的,却是这样的迷乱人眼。每一朵花的微笑,都是戏里的一个小的设计。

  设若梅兰芳在丹霞山演一场戏,不知是梅兰芳更红,还是丹霞山更红?

  看《水浒》的戏,知道水泊梁山有108名将,分散在不同山寨,丹霞山有108个故事,分散在不同景点。每一个景点都是戏,要一场场演完。丹霞的石山、石墙、石柱,人面石、茶壶峰、观音石、望夫石等等,个个戏性十足,完全不需要导游解释,只一眼,便知道它扮演的是什么。

  看丹霞山的戏果真与众不同。可以全景式鸟瞰,可以近处端详,每每有令人叫绝的戏词,每每有倾倒人心的戏眼。登高远望,群峰错落有致,像一篇篇戏文,发布在蜿蜒游走的江水间。

  丹霞山的戏里,有一出专门唱花海的,那些扮演花朵的少女,她们内心的花事最是绚烂。你一个回首,都会遇到想入非非的纠缠。你一个转身,都会碰见令人倾心的爱恋。

  戏里唱到:山的诸多心事,都在水里藏着;水的诸多心事,都在山里掩着;人呢,眼睁睁看着山与水的浪漫,眼睁睁看着这对恋人的山盟海誓。男的,权且做了一次看客,女的,权且做了一次伴娘。

  在戏里,可以有林木的葱郁,竹影的婆娑。你浏览戏里的绿,戏里的苍翠,不可以大声喧哗。可以千思,亦可以无思。

  看戏有时会偶然遇到雨景,这是诗的意境,千载难逢的。我撑了雨伞,在淅沥的朦胧中,领略戏中攀高爬低的意境,观赏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美。戏演到这份上,看戏的人个个心境从未有过的安宁,臻于化境的感觉。

  在龙翔湖上坐竹筏看戏,到底有几多的沉醉?一湖水就能让你醉倒,一座山就能让你看醉!

   戏里还有寺庙,气氛稍显肃穆,木鱼声声,敲出了美丽的传说,人也悠悠堕入禅思的境界。瞬间悟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山。

  突然有了这样的感觉:在丹霞山,离家最近,在丹霞山,离心最近,在丹霞山,离生命最近,在丹霞山,离永恒最近。

  丹霞山的戏变幻莫测,有时鬼斧神工,有时雍容华贵,有时横空出世。丹霞山的戏,在我心中,一辈子看不够!

  丹霞山,是我一生当中看到的最经典的戏!

  我喜欢丹霞山,为此给女儿取了这么有诗意的名字:丹霞。当我斩钉截铁把名字敲定下来时,仿佛把一个美丽也敲定在了内心。女儿三岁,我手把手教她写下:丹霞山。教会了丹霞山,也就教会了丹霞。

  让我庆幸的是,盖因沾了丹霞二字,女儿异常的聪慧漂亮。

  长大了,让她也去丹霞山看戏。丹霞山的戏,固定在露天的丹霞戏院演出,从不转场,从不停歇,一直这样演下去。


 
   
  丹霞的戏里,山有几重,水就有几重。真真是几重丹霞山,几程丹霞水。戏里的人在筏上看山,山是曲线优扬,看岸,两岸修竹茂密,竹筏在镜面漫步,如在竹林游走。

  山是变幻的戏,水是游走的戏。戏是在两岸的竹林上下变幻,游走的戏是在变幻的山与变幻的竹林中游走。戏中有天,天中有戏。几道戏的风景,叠加在一起,竟然有了水天一景,山竹浑然天成的水墨意境。

  戏中那鲜亮亮的各种颜色,交织着在水中舞蹈,在竹叶水珠上,泛起莹莹的丝丝缕缕的晶彩,在山峰上妖娆,在水的中央起舞弄姿,在人的眼前铺开云锦的万丈霞披。

  那天,丹霞山的戏是深碧深碧的,幽幽的光发散开来,波纹像生命一样闪烁着。那戏,似墨绿的翡翠。愈是这样,就愈是认为这是上等的好戏,因为戏里,除了碧绿,还有火红。还有燃烧的水,燃烧的火红。

  戏里的水,还会燃烧。哦,不是水在燃烧,是一树树的倒映在水中的红珊瑚,在翡翠般的碧水中燃烧。

  东一丛,西一丛,丛丛都在燃烧。变幻着不同形状的火焰,让飘逸的丹霞水,有了与任何地方的水都不一样的暖意。

  我在桂林山水中漫游,晚霞夕照,那山水,与丹霞是何其的相似啊?都是那么的碧透,那么的坚定。不一样的地方,桂林的山是青翠的山,碧绿的水,丹霞的山则是赤红的山,水就是赤色的水了。

  丹霞山的水,不矫情,是戏里最柔情的部分,最能搅起人的心事。

  戏里的小雨,淅淅沥沥,柔柔的雨中,竟然有几束阳光穿云直射下来,恰恰又落在我们的竹筏上面。那光的迷离恰似怀春少女,纯净,诱人。

  我在想,丹霞山的戏,是被碧水洗过了,所以才这么柔情。

  我掉进了美的山水之中。被戏里的美拥抱、征服,突然有了幸福一日,长于百年的感受。


 
   
  看戏的人,分三个境界:有的是用眼睛看,纯属看热闹,消遣时光;有的是用心看,跟戏里的人物同呼吸,共命运。有的是用思想看,能悟出其中的真谛,道出内里的玄机。

  用思想看戏的人,一定会说丹霞山是一部恢弘的戏,一部充满哲理的戏,一部无法超越的戏,一部永恒的戏。

  它大到整体构思,人物设计,小到细节布局,一个点缀,一个道具。都是上天的手,导演雕琢出来的杰作。

  用思想看戏,不仅仅是对某一场次,某一角色的啧啧称奇,也不是对戏的顶礼膜拜。而是觉得,以这种方式演出的戏,古往今来,闻所未闻,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用思想看戏,看戏里的精华,看戏里的一点一滴。

  原来,早在一万年前,就有了生、旦、净、末、丑。

  看那个阳刚十足的“生命之根“,耸立在群峦之间,它鼓足了劲,试图插入云霄,向世人展示它的勃勃雄姿。它是道具,还是戏眼?我第一次感受到了逼人的真实,又真实的逼人。

  它的阳刚,让所有的男人都变的自信。

  古今多少游子爬山涉水,千里迢迢至此,虔诚一瞻?多少男儿驻足仰望,自愧形秽;有多少女子到此,凝视端详,或面带羞色,或春意萌生。

   都是来瞻仰的,都是来看戏的,何止是猎奇?更不是粗俗下流淫荡的野性镌刻。

  看到了“生命之根”后,我震惊了。不知为什么,在一瞬间,我突然变得羞涩起来。我周围的女子们一点看不出羞涩的样子,而我一个男人,却羞涩了。我羞涩的不行,羞涩的要死,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一个貌美的女子从红红的唇间流淌出三个字:大拇指。我差点晕倒。

  全世界,都知道它有一个霸气十足且充满道教意味的名字——阳元石。

  那冠豸山的生命之根属于抽象派,有几分神似;而丹霞山的元阳石,则纯属写实派,栩栩如生。

  这是整部戏的高潮。在它面前,议论纷纷,指指点点的人,一般都是用眼睛看戏的人;感到好奇的人,一般都是用心看戏的人;感到无地自容的人,感到对生命肃然起敬的人,一般都是用思想看戏的人。
   
  据考究,阳元石已经有30万年的历史,被誉为“天下第一奇石”、“天下第一绝景”。

  第二次看到它,我竟然不再羞涩。而是,泪流满面。我不知道我为何会这样,我想,它大约是上天俯瞰大地,从人自身的羞处开掘出的一尊思想,是告诫人,不要羞羞答答,不要遮遮掩掩,生命就是生命,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哪怕把生殖器官放大千万倍,哪怕你用手去抚摸它,用身体去拥抱它,也无伤什么大雅。

  与阳元石对应的阴元石,是青衣女旦最唯美的大段唱腔,表达了桃花扇般的意境,对爱的大胆表白,大胆敞开。那真是上天创造的宫阙之妙门。看到它,想到了生命的美妙,与美妙追求的浪漫。

  这是这场戏的中心思想。唯此能够生生不息,薪火相传。


 
   
  看完丹霞山的戏,我闭上眼睛想:今生,我死而无憾了。

  直到现在,我还在为能看到这样一场戏而怦然心跳。

  以后,再也没有什么戏能吸引我了。而我,也不会再看戏了。即使,有“四大名旦”主演的戏,我恐怕也不会光顾了。

  唯有丹霞山的戏,能恒久占据我的心灵……          
  

 
文:张华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