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丹霞文化 >> 性文化 >> 

从阳元石与阴元石说性器崇拜

发布日期:2015-09-16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从阳元石与阴元石说性器崇拜

    对性器的崇拜是个古老的话题。

    丹霞山也真是得天独厚,竟将阴阳性器的一对宝贝双双揽入怀中,引得世人纷至沓来,争睹风采。听说许多崇拜者为之倾倒,自己看后又引带爱人再次重游,一群东洋女子竟情不自禁地在阳元石前跪了下去……

    原始先民对大自然以及自身的许多秘密愚昧无知,特别是自身性行为与生殖现象令他们百思不解:性交中的愉快,妇女的怀孕,从女人鼓胀的腹中娩出婴儿等。他们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都不能将男女生殖器、性交、繁殖三个环节联系起来,对三者都充满了神秘和崇敬。这样,就出现了生殖崇拜、性交崇拜和生殖器崇拜,这三种崇拜也就构成了性崇拜的主内容。

    以后,原始先民逐渐发现,生殖和性交都与和生殖器密切相关,男女两性的最大差别也就在各自的性器上体现,生殖器的接触可以获得极大的快感,同时幼小的生命还会从女人的性器产出……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不可抗拒的神奇魔力。因此,对性器的崇拜便自然形成了。

    那么,对性器崇拜的表现形式又怎么解决呢?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要树立一个性器的偶像,并且是独立于人体以外、勃起驰张状态的性器塑物。从现在发掘出的古代文物来看,女性的就有陶环、石环、双鱼、蛙、花之类;男性的就有石祖、木祖、陶祖、玉祖、铜祖之类……

    性器崇拜是自母系氏族社会开始,从“女阴崇拜”向“男根崇拜”发展的。

    我国著名学者赵国华在《生殖崇拜文化论》一书中认为,原始先民的女阴崇拜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看重出现新生命的门户,奉祀女阴的模仿物—陶环、石环;第二个阶段选择女阴的象征物,因两条鱼合在一起和女阴很相似,鱼的繁殖力又强,于是奉祀鱼,举行吃鱼仪式—鱼祭;第三阶段选择蛙、花之类崇拜,因蛙的肚子与孕妇的相似,繁殖力又强,花的形状也像女阴弛张的形象。而三个阶段的女阴崇拜,是从直观向意识发展的,从我国各个时代出土的陶器、玉器、青铜器看,许多都有鱼形图案,到了后来,鱼更扩大成了象征爱情和女性的尤物,如闻一多《说鱼》中引用李治的诗云:“尺素如残色,结为双鲤鱼,欲千心中事,看取腹中书。”印度圣所中也有“插在女阴中的男根”雕刻图,那女阴就用双鱼图构成。古印度民间祭祀女阴的仪式很特别,将一位健壮妇女裸体,祭司(主管祭祀的巫官)则坦然地向她的阴户亲吻,再将祭品与她的生殖器接触后,分供大家享用,以达驱病辟邪,人丁旺盛的愿望。1100多年的云南大理剑川县,有个叫“石钟山石窟”的女阴雕刻,当地白族人称作“阿央白”,意思是婴儿出生处—女阴。阴户周边抚摸得已很光滑,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善男信女摩挲过它,以求子息,表现我国少数民族当时的生殖崇拜和性器崇拜也是很盛行的。

    时至当今,性器崇拜依然存在。福建漳州以南百多公里的东山岛海边,有一巨大的女阴石,雕刻出阴阜、阴毛、阴唇、阴道,十分写实,至今岛民仍然顶礼膜拜,常有嗣者攀上去抚摸。求子者将石子投进小穴,才有可能怀孕生子。

    四川盐源县有个“打儿窝”,形状也似女人的阴户,人们向窝内投小石,投入了即能怀孕。四川凉山喜德县的驴沽观音岩有个“摸儿洞”,里面有石子砂粒,妇女求育时,烧香磕拜之后,伸手进洞内去摸,摸到石子的就是生男,摸到沙粒的就生女。此外,还有湖南湘西辰溪县的“风滚岩”,江西龙虎山的“阴元洞”……都是女阴的象征物和崇拜物。尤以武则天的出生地,陕蜀交界的广元县,其城的东门建成为形如女人阴户的模样,以夸张展示生殖命门的女阴及一代女皇的荣光。可是无论哪里的女阴崇拜偶像,都不能和丹霞山的阴元石相匹比,它们或小器粗放,或人工雕琢,不如丹霞山阴元石的宏大毕肖、自然天成。因此,丹霞山阴元石成为女阴崇拜圣地,应是当之无愧的了。

    父系社会替代母系社会之后,性器崇拜转向男性。魏勒的《性崇拜》一书中道出了原由:“原始先民逐渐认识到,如果男子不同女子交配,女子就不会怀孕生孩子,于是人们断定,男子对创造一个新生命享有完全的荣誉……”正因其如此,先民最重视男根,崇拜也到了顶礼级。譬如古叙利亚的妇女就将木雕的男根佩戴在身上作护身符;古犹太人发誓时,一手指天,另一手则按住自己的生殖器,表示至高无上的誓意;著名的埃及金字塔,则完全是依据男性阴毛的正三角形状构建的,称为“神圣的男性三角”;中外各国的塔、石柱、墓碑等高耸建筑物,都以男根为象征。

    中国考古中发现的男根模拟物,多是陶制,所以称“陶祖”,另外还有少数石祖、木祖、玉祖和铜祖。陕西宝鸡仰韶遗址中出土的“石祖”,长13厘米,青石加工,与勃起的阴茎不相上下;“陶祖”长5厘米多,前端有小孔,捏塑而成,根部尚有两个睾丸粘在一起,是平常状态的写实塑造。

    以后的“男根”崇拜向夸张崇敬发展。如四川木里县有一个鸡儿洞,洞内供奉一个30厘米高的石祖,比仰韶遗址中的石祖扩大了一倍多;西藏门巴族人用木头制成“木祖”,悬挂在房上以保人畜平安;云南西双版纳曼贺山上有一石柱,傣族人视为“石祖”,妇女若想生孩子,就一定要与“石祖”神交才能孕育子女;福建漳州东门外,立了一圆形石柱,高1.6米,直径0.5米,上小下大,直立于地面,是国内以前“石祖”的最大者;张家界黄龙洞内也有一石笋状似男根,比漳州的略小,但形状却像得多,可称丹霞山阳元石的小弟弟。

   “男根崇拜”自古就以“壮伟”为荣,男人阴茎的粗长壮大谓之为“阳道壮伟”,是性能力刚强的标志,并以为天下女性都希望自己的男性伙伴“壮伟”。具有“壮伟”的性器就有了生命不凡的资本,反之则自惭形秽。这一系列观念直到当今仍在一些人的头脑中根深蒂固地盤踞着,而且中外皆然。

   “壮伟为荣”的观念由来已久,青海马家窑出土的陶壶腹部有人像,全身祼体,男根夸大显露,壮硕长大;内蒙古夏家站出土的青铜剑柄铸就是男女祼像,两性器官夸大突出;安徽宣城的田地里竖性器供瞻拜触摸,以求适凶化吉;在丹霞山锦江岸边的悬崖上,先民雕刻有许多崖画,其中就有一个“阳道壮伟”的男子,一面放飞鸟,一面将男根向一串花心刺去的“莲生贵子”图;另一幅是在一状似女阴的石洞旁,刻有一壮硕男根的象征物,正向石洞撞去。这些崖画真实地反映出丹霞山地区的先民对男性器的崇拜心理。这些都表明,男根壮伟是人们崇拜的偶像。

    反之,男根短小纤弱却是无法容忍的,古籍中常有苦于阴茎太小乃至先天不足的男子服用壮阳奇药的故事。

    从性器崇拜的中外资料看来,以“阳道壮伟”为荣的心理是人类的本性,也是人类生殖繁衍、优胜劣汰的必须,尤以在远古那恶劣的生活环境和严酷的生存竞争中,没有强壮的体魄和旺盛的生殖能力,人类的种群是不可能生存和发展的。因此,对生殖和对性的崇拜,更是先民生存、繁衍、发展的天性。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阳元石下的野性趣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