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丹霞山风景名胜区官方网站 >> 丹霞文化 >> 性文化 >> 

从阳元石、阴元石谈性

发布日期:2015-09-16 点击数: [复制文章地址] [我要打印]
分享到:
从阳元石、阴元石谈性

        阳元石、阴元石确实是一对巨人的象形物。据说在远古时代,地球几乎没人,即使有些地方有人,其样与今人相比也相差十万八千里。那时候的人,个子特别矮,一般不超过60公分,被外星人称为“纱篓人”,即只有古人缠纱用的竹篓高。

       在远古时代,人,由于个子小,所以受天气摧残,饮食的限制,疾病的折磨,野兽的捕杀,几乎灭绝。其它野兽比人要多成千上万倍。老虎、狮子、大象等动物踞山为王,弱肉强食,地球成了一个悲惨的世界。

       相传有一天,风雷大作,暴雨倾盆,千年巨树边根拔起,江河泛滥,野兽逃命。大雨足足下了九九八十一天,地球被水淹了三分之二,形成了当今的陆地和海洋。大雨过后天空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怪物,绕地球走了一圈后,落在陆地,它双脚直立,行走如风,经过之处,树木倒伏,沙石飞扬,野兽落荒而逃。怪物见到纱篓人就弯下腰来,像拾红豆一样,放在掌心玩耍,如果看见有老虎狮子吃纱篓人,只要它一个挥掌,这些动物之王就会逃得无影无踪。

        这个高大的怪物在地球没过多久便消逝了,后人说它是外星人。这话确实不假,这个怪物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个跳跃离开了地球回到了外星,把在地球看到的一切告诉星王,要求外星人到地球发展人类,惩治吃人的野兽。星王听后,沉思片刻道:“就让黑发与黄肤俩去吧,它们正热恋呢。”黑发、黄肤在外星算是一对标准的男女,男的黑眼珠,黑头发,皮肤白里透红;女的红眼珠,黄头发,肤色黄中略黑,两人结为伉俪,真是天作之合。

       星王派黑发、黄肤到地球生育儿女,繁育比纱篓人高几十倍的人,最终消灭吃人的猛兽。从外星到地球有99万公里,黑发和黄肤是一对飞人,每走一步为500米,每秒钟跑5步,每小时跑9000公里,比现在的飞机还要快得多。黑发、黄肤奉命来到地球,来到丹霞山,只见眼前红光闪闪,赤石层层,青山绿水中野兽成群,蚊鸣如雷,方圆500里没有人烟,心里久久难以平静。

       黑发、黄肤简直就是两座高不可攀的大山,一向称王称霸的老虎、狮子想试试虚实,小心翼翼地靠近他们,不料,只要他们一抬腿,方圆十里地动山摇,树木摇晃,溪水倒流,大象、老虎、狮子立即变得无影无踪。从此丹霞山出现了力大无比的妖怪的消息不胫而走,消息灵通的动物落荒而逃。
从此黑发与黄肤在丹霞山安居下来,繁殖子孙后代。时间悄悄地过去了,黄肤生下的一对龙凤胎在父母的照料下很快就长大成人。年复一年他们不知道生了多少孩子。子生子,子又生孙,这些后代为了生存,东奔西走,人口遍布地球。

       不知又过了多少万年,黑发、黄肤绕地球走了一圈,所到之处人声嘈杂,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这些人有黄头发白皮肤的,有黑头发黄皮肤的,也有黄头发红皮肤的……他俩高兴极了,回到丹霞山后便一睡不醒。天皇为了表彰他俩在人间繁殖人类的功绩,为他们举行了天葬,在他们身上埋上厚厚的泥土,唯独露出生殖器,让后人永远记住,这就是自己的老祖宗。
不知过了多少万年,这生殖器慢慢变成了石头,即现在看到的阳元石和阴元石。

阳元石
 
       丹霞山自从阳元石和阴元石对外开放后,接待了不知多少前来奉拜祖宗的中外游客。有好事者根据阳元石的最佳状态时的长度和阴元石的比例,计算出黑发的高度是750米,双腿长400米;黄肤身高550米,双乳大60米。他俩身高脚长,跑步如飞,从外星到地球来,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大凡观看过阳元石与阴元石的游客都有一番感慨,人类把性作为信奉物,把情爱、性爱看作至高无尚的行为,性文化的渊源源远流长……


阴元石

 
       随着人类社会的变化发展,人类的性活动和性观念也产生变化。从原始社会开始,性活动经历过野蛮、自由、神秘、专一、开放等阶段。在漫长历史发展中,积淀了丰富的性文化,这些文化一开始只是口头流传,逐渐形成文字或雕像,成为日常生活情趣中的一部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性崇拜和性观念。在母系社会,人们崇拜的是女性,那时的父亲是谁,不可而知,小孩从诞生之日起,就与母亲相依为命,自然信奉的是母亲。母系社会人类很少,要繁殖后代依靠的是妇女,那里的人认为丰臀硕乳是最好、最美丽的女性,认为臀大可以多胎多育,乳大可以哺育很多孩子。我国云南大理的剑川石窟中有一具古代女生殖器石雕,被供奉于神龛上,虽是当地老百姓顶礼膜拜的圣物,但这并不是当时的庸俗滑稽之作,而是自然与理性结合的产物。剑川石窟女生殖器石雕旁还有一付对联:“广积化生路,大开方便门”,横批是:“西匹乃。”“西匹乃”是当地骂人的口头语。此对联的意思是赞扬女生殖器“广积阴德,化成一条有生命的路,让生命从这开着的门出来,你们男人的生殖器算什么!”崇尚女性是客观现实和社会需要在意识形态的反映,女生殖器的确可以比喻为“一道每一个人来到这世界上都要经过的‘门’”。母系社会的权力主体是女性,为了维护其权力的需要,必须树立自身的形象,出不了这道门,谁也伟大不起来,再伟大的人物也是从这道门出来的。

       历史由母系社会进化到父系社会,其性的信奉也由女性转为男性。在父系社会里男生殖器被视为至高无上之物,是人类产生的“根”,没有“根”的奉献,即使是丰臀硕乳的女人,再伟大的女生殖器,也无法生殖人类。

       随着历史文化的进一步发展,人类创造了文字。甲骨文的“祖”字,由这“衤”和“且”字组成,“且”字形似男性的阴茎,因为父权时期,人们仿此物做成模型象征祖先来奉拜的,意思是没有阴茎就不可能有后代。在我们的祖先看来,性的欲望带来了爱情,也带来源源不断的生命力。因此,他们把性爱看成是非常神圣的事情,许多原始民族都曾经把生殖器当作图腾崇拜过,我国汉代画家砖中的伏羲女娲交尾图就是古代的始祖神。日本至今还流行崇拜男生殖器习俗,有的地方一年举行一次阳元节,女人们手捧人工雕塑的“阴茎”或肩扛巨大的阴茎雕塑,举行盛大的游行和祭拜。

        有爱就有恨,有恨就有斗争。在长期的性爱活动中,阴阳两性是自私的,排它的。在母系社会,男人没有抚养后代的责任。到了父系社会,女人的命运由男人主宰,于是出现了“性霸”,也就出现了因性爱而激发人与人之间矛盾,引起种族斗争。多少年来,人们把战争亡国厄运、家道中落,甚至天灾人祸都归咎于女人,仿佛女人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一切的不幸与灾难。因此,在社会发展中,曾有过“女人是老虎”的说法。那个时期的男人为避争斗,见到女人就躲避,大有谈女色变的地步。但是即使女人是老虎,性爱的力量是无法抗拒的,性爱能战胜老虎。意大利著名作家卜伽丘的《十日谈》中说:一个父亲带着儿子过着隔世的生活,父亲教训儿子不要接触陌生女人,儿子十八岁那时,父亲带着儿子进城,儿子见到女人问父亲:“这是什么?”父亲:“这是老虎。”儿子说:“让我带一只老虎回去吧!”我国清代学者袁枚在《子不语》中说到:“女人是老虎。”说的是五台山的老禅带小和尚下山一转,一位年轻的女子走过,小和尚惊问:“此是何物?”老禅怕他动心,正色说:“这是老虎,人一近之必遭咬死,尸骨无存。”晚上老禅问小和尚今天下山见到了什么,有什么值得惦念的?小和尚说:“一切都不想,只想那吃人的老虎,心里总觉得舍她不得。”在过去的社会如此,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据说有一天,一个女导游带一个的男团队去游览佛教圣地,刚好遇到和尚念经,女导游在一个劲地介绍佛教和寺庙的情况,不但游客面对着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全身,而且和尚们也齐刷刷地看着她,诵经竟不知不觉停止了。

       由此可见,人之天性不可违。不管你用神的暗谕还是用虚伪的谎言,都改变不了人类那至情至性,至仁至爱的心。

        一般地说,爱情是指两性交往中的情感因素,性爱则是指建立在性欲基础上的一切活动,比爱情的意思更广泛,是一种独特的不可替代的性感感受,它既是心理的又是生理的,既获得肉体的满足,也获得精神上的满足。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性爱的表达方式也随之发展,并逐渐演变成一种性文化,用诗歌、小说、戏剧等形式表现出来。我国最早的诗集《诗经》中就有很多诗是写性爱的。外国小说《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作者对情爱的唯美描写几乎达到字斟句酌的程度。我国从古到今也有不乏描写爱情的文学作品,当代作家张贤亮著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震动了中国文坛,成为辉煌的性爱文学交响乐的一个强有力的乐意。以张贤亮为代表的一批作家将性爱的描写溶入了社会的内容,反映出爱和婚姻问题与重大社会问题的一个方面,真实大胆而生动具体。作家张承志以辩证的历史眼光,探求性爱的本质,他著的《北方的河》写得空灵、飘缈、含蓄、深沉,把人情人性中少年男女的纯真之情,纯美之爱,融进了祖国的山河,融进了大江南北的民俗民风,甚至融进了几千年历史的大河、荒滩,让人感叹,让人陶醉,让人赞美。

       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对象,性话题的显隐就不同,其表现形式也不同。性爱在中国曾是“讲之人人恨,做之人人爱”的。当然在人们生活中谈“性”也时有似是而非的流传。美国人、法国人的性话题非常幽默风趣,从总统到一般平民都爱开性玩笑。有一年,法国总统到美国访问,美国总统带客人到帝国大厦参观,美国总统问法国总统,这座大厦形状似什么?法国总统说:“似阳具。”美国人爱开性玩笑,他们把避孕套称为“法国人的雨衣”,要性爱时说:“请用法国雨衣。”法国人也把避孕套称作为美国人的“情信”。丹麦人对“性”情有独钟,他们把所有关于性的词都为褒义词。相当一部分国家,几乎骂人的粗语和性有关,性一般不能成为在公共场合交谈的题目。但在丹麦显露性的艺术是视为美丽的艺术,在丹麦无论是在大街上,还是在绿荫的公园里,到处是祼体的雕塑,“性”部分十分明显突出。他们站在这些雕塑下面,不但不感到难堪,而且感到有一种生命的力量,感到无尽的美的遐想。

       是啊,有什么可感到难堪的呢?当广大游客站在阳元石、阴元石两景前观赏或拍照留念时,不管男的还是女的,都会自然而然地感到兴奋和豪气。“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在阴元石和阳元石面前有一位老将军说:“全军莫把英雄称”,也就是说,有谁的能比得上此两景呢?有一位女游客掩不住内心的感情说:“千里迢迢来看峰,一场欢喜一场空;只恨今生无缘会,马上回去找老公。”不是吗?性爱贯穿人的生命,是人的本能,是天赋的权利。触情生情,理直气壮地使用这一神圣的权利,从古到今都是天理。

       但驾驭感情与人性,是人生的一个重大课题,因为这个世界太纷繁复杂,太多姿多彩了。酒、色、财、气都是人情感生活追求的目标之一。要达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那炉火纯青的至高精神境界,成为一个高尚的、纯粹的、有道德的、脱离低级趣味的和有益于人民的人。

  愿人类的文明不断发展,性爱也越来越充实越文明,人类社会也越来越美好。